青春的麻疹

2015.1.31

 

人到了二十二岁这个阶段,尚且还算是在青春里的。如果要说青春年少,那便没有什么关系了。近年来许许多多的青春电影层出不穷,大学四年几乎是每部与青春有关的电影都去电影院看过。那些电影打着青春的旗号,最终却只是一帮追忆青春的人的无端躁动而已。前几天跟人聊到写论文和工作的事情,聊天中有一个非常贴切用来形容这些电影的词——青春的麻疹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周天子

2015.01.30

 

这个凛冬全国笼罩在飘雪中,近日来京都的雪变得越发的大。飘落的赤色的雪花,放在三十年前必是奇景,而如今却是常态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庶民

2014.01.29

 

前些日子去锦衣卫总局进行数据库的维护,顺带被一些朋友请去喝茶。当然这个喝茶只是例行的汇报工作,而不是犯事了被叫去封口之类的。余指挥使边喝茶边跟我说,全国各地反贼蠢蠢欲动,处心积虑更改起义信息,混入这些谣言之中,陛下的皇位乃是天命所归,又岂是尔等宵小能够染指的;此事不光锦衣卫看着,连东厂也下放了番子,这次到要看看那些庶民能闹出什么动静。这种话显然不是我能接下去的,只能恩恩应和。尔后聊了一些前朝庶民叛乱的的旧事,便向余指挥使请辞回研究院去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赤雪

PS:

脑洞神奇向;祥瑞御免,家宅平安。

 

2014.01.28

 

这是一场赤色的雪,下了整个凛冬。

赤是一种怎样的颜色呢?如果你曾经看过从人的静脉抽出的鲜血,便是那种有些发乌,却又有些明亮的颜色。雪是什么呢?如果你曾看过被割破颈部动脉的人,那壮丽如同喷泉一般的血液里,夹杂的闪着银白色光芒的颗粒,便是雪。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屿

2014.09.01

 

一只化作孤岛的船

漂泊在无垠的海[……]

继续阅读

我们眼中的大学2013·序·立夏

序·立夏

我在立夏开始提笔写序,也是这份刊物正式开始制作的时间。在这会儿,我想着一个月后读者在做的事情,那时你们刚刚经历人生中最为灿烂的一场考试。请容许我这样形容;在未来恐怕很难找到比这更加美好的记忆了。你或许会不同意,会觉得这是胡扯,又是「过来人」在倚老卖老。但没关系,时间会告诉你一切。

[……]

继续阅读